勇猛如巴顿、狡诈似隆美尔的装甲悍将传奇

现代战争中,官至将军却亲身参与战斗的例子并不鲜见。然而,一名少将师长带头冲杀追击逃敌,还抓了俘虏的战例并不多。美军第3装甲师师长莫里斯·罗斯少将就是这样的一位冲锋陷阵的悍将。不过,好运气总有用完的时候,1945年3月30日,

莫里斯·罗斯生于1899年11月26日,1916年加入美国陆军。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他在堪萨斯州的莱利堡完成了军官培训课程后成了一名少尉军官,随后作为第89步兵师的一员前往法国参战。

待到24年之后的下一场世界大战,巴顿是美军第2装甲师师长,而罗斯则是他的参谋长,两人的共同点是坚信坦克将在未来的大战中起到决定性作用。巴顿高升后,新任师长欧内斯特·哈蒙与罗斯继续搭档。1942年底的北非战场,美军登陆后陷入恶战,缺乏经验的第1装甲师在凯塞林山口之战中遭到德军重创。情急之下,巴顿迅速将哈蒙和罗斯调到自己麾下,分别担任第1装甲师师长和参谋长。

罗斯迅速完成了北非地区的战场考察和官兵走访,针对美军当时的装备和指挥原则提出了新的作战方式:避免大部队行动,使用灵活机动的装甲小分队,不受约束地在外线扯动,寻找敌人最薄弱的环节下手,从德国坦克的侧面和屁股后面开火。他在日记里写下了这么一句话:“

”这成为后来他在欧洲战场纵横挥斥,统率王牌装甲师一路突破的指导思想和理论基础。

年5月3日,罗斯发现第1装甲师的部队在一场进攻战中畏缩不前,他询问士兵为何停下来不动弹,士兵们回答说他们难以冒着敌人猛烈炮火进行冲锋。听到这里,罗斯二话不说抓起一支步枪率先向敌人阵地冲去,见此情景,美军士气大振一鼓作气攻占了德军阵地。5月7日,第1装甲师向德意非洲军团在突尼斯的最后据点比塞大发动进攻,坚持不住的德军派来代表洽谈停战事宜,于是哈蒙派罗斯进入比塞大与德军指挥官弗里茨·克劳泽少将直接商谈。这个任务虽然光荣却颇具危险,因为仍有部分德军还在顽抗,一路上遭到射击的可能性不小。不过毫无畏惧的罗斯义无反顾驱车而去,在硝烟中穿越了双方的战线分钟后,罗斯就发回了令人振奋的消息:“克劳斯将军同意无条件投降!”这是西线盟军收获的第一个轴心国军队无条件投降的果实——近4万名德军和意军向盟军缴枪。

月2日,罗斯晋升准将,暂时代理第2装甲师师长一职。不久后,他率部参加了西西里岛战役,粉碎了德军装甲师的反扑,并攻占了全岛最北端的港口巴勒莫,切断了德意军队的退路,为战役胜利做出了卓越贡献。

年的诺曼底战役初期,美军第101空降师占据的卡朗唐遭到德军装甲部队的迅猛进攻,形势一度岌岌可危。危急时刻,罗斯率部赶到,打退了党卫军装甲师的冲击,稳定了第1集团军的战线。在他的部下眼里,罗斯蔑视“慎重甚于勇气”这种观念,帕德博恩他的号令一旦发出,那就只有两个结果:取得胜利,或者经过挫折之后战胜困难取得胜利。他要求师部人员始终保持随时能走,停下就可以工作的状态。他和他的参谋们始终和第一线离得不是太远,或者就在一线,因此他的部下总是能够以他为榜样奋勇作战。

月24日,布莱德雷策划的“眼镜蛇”行动开始了,第2装甲师在罗斯指挥下向南进军,部队克服了疲劳、伤亡、夜战和连续作战带来的种种困难,冲在整个第1集团军的最前方。罗斯斩钉截铁地向部队高呼:“上车,我们要继续前进!当你把敌人逼上逃跑的道路时,就不能让他们再停下来!”

月7日,第3“矛尖”(Spearhead)装甲师表现不佳,师长沃森被摘掉了官帽,由罗斯取而代之。上任后,罗斯积极向部队宣扬一往无前的“矛尖”精神,官兵们无不被他直截了当、绝不拖泥带水的言辞,对战术态势敏捷的反应和强烈的战斗精神所折服。在接下来的法莱斯战役期间,第3装甲师恢复了锐气,与拼死突围的德军展开殊死搏斗。由于部队伤亡很大,罗斯命令将所有可以离开岗位的非战斗人员全部补充进一线部队参战,而他自己也常常冲杀在第一线,跟随坦克部队一起行动。有士兵感叹“我第一次看见一个戴金星的将军在最前沿和我们一起挨炮弹”,而罗斯的回答是“小伙子,你以后会经常看到的”。

法莱斯战役结束后,布莱德雷对罗斯的大胆和机智非常满意,亲自为罗斯颁发优异服务勋章,并称颂道:“

”这时候,德国人也终于了解了他们要面对的这个对手——勇猛堪与巴顿匹敌,狡诈能和隆美尔媲美!

在向比利时进军的过程中,军长柯林斯将军一度要求罗斯指挥部队不能太过靠前,但他回答说“

”。然后,他照样冒着枪林弹雨和一线装甲师侦察营攻占了第一座德国城镇,这使得罗斯成为自拿破仑之后首位从西部攻入德国的将领。10月21日,首座德国大城市亚琛又臣服在第3装甲师的履带之下。

当我们席卷比利时的时候,我们侦察营往往在坦克部队前方16—19千米的区域内活动。当我们等待大部队赶上来的时候,我曾经多次看到罗斯师长站在他的座车上超越那些谢尔曼,向我们挥手并大声鼓舞道:跟我来!冲锋吧,小伙子们!我很高兴能够真正和师长一起并肩作战,可不同的是我坐在装甲车中冲锋,但是罗斯将军的坐骑却是毫无防护的吉普车。罗斯将军总是冲在我们前面,甚至当随军记者到达刚攻陷的地区时,他己经在那里等着他们拍照了。我们对他佩服无比,他有所有伟人所必备的谦逊,有战士的平和、大胆和无畏,还有只有天才才具有的怪诞本能。他总能嗅出敌人的动向,然后告诉我们往哪里打,作为下属我们从来都只需要按照他的手势前进,从来不会出错。罗斯是一个真实的英雄,他就在我们面前,看得见,而且随时可能被他咆哮着踢我们的屁股。我估计,在世界上所有装甲部队的指挥官中,没有比他更富有智慧的人了,也没有比他更体贴士兵的了。

代表美国陆军从塞纳河畔一路杀到德国的先锋是第3装甲师,可能也是陆军中最骁勇善战的单位……是的,是矛尖之师把闪电战重新带回了它的出生之地——德国!而且用兵之神速连它当初的发明者们从来也没有达到过。这是因为他们的指挥官罗斯少将作战时往往就在急速行进的坦克后面不足20米的吉普车中指挥,你在这里很难见到其他将军,这就是他们总是争得第一的原因。

阿登战役结束后,德军在西线最后的有力抵抗被粉碎,盟军向着莱茵河飞速挺进,第3装甲师于3月7日攻占了莱茵河畔的科隆。排成多路纵队的第3装甲师碾过森林,越过飘扬着白旗的城镇,被他们解放的盟军战俘和劳工朝着美军坦克纵队欢呼着。罗斯的穿着打扮和巴顿将军很相似,但他从不厉声训斥别人或朝着士兵们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臭骂。更重要的是,罗斯总是出现在战斗最激烈的地方。在追随坦克部队前进时,他会突然从吉普车上跳下来,带领部下冲进隐蔽在树林中的德军阵地,迫使德国人放弃抵抗投降。这样的事情并非偶然,这就是他能够只说一句话就让部下奋勇向前的原因所在——在部下发起冲锋之前,他已经这样做了。

在杀奔帕德博恩的路上,罗斯和副官以及司机与撤退途中的德军遭遇,少将亲自操枪上阵杀入敌群。这场突发的遭遇战结束之快令随后赶到的警卫们惊诧不已,罗斯等5人共击毙了7名德军、抓了12名俘虏,当着数名警卫的面,罗斯一边挥舞着手枪将投降的德国人赶向警卫乘坐的装甲车,一边髙喊道:“

第3装甲师的突破令德国人感到无比惊讶和恐慌,却无力调集援兵,3月30日清晨,美军已经从南方接近了帕德博恩。罗斯按照惯例跟随特遣队一起行动,冲杀在全师最前方。午后,战况愈发激烈,美军遭遇到德军的顽强抵抗。帕德博恩是德国装甲兵的重要训练基地,党卫军官兵将训练基地的坦克都开出来与美军决一死战,美军则依托坦克和步兵的数量优势与德军展开厮杀。

傍晚时分,罗斯所在的韦尔伯恩特遣队遭遇了德军伏击,装甲纵队遭到了埋伏在道路两侧的德军坦克、反坦克火力和步兵武器的攻击。战斗爆发后,罗斯抓起冲锋枪就跳进了路边的沟里,他的副官罗伯特·贝林杰少校和驾驶员格伦·肖恩斯紧随其后掩护着师长,3人刚刚俯下身子,面前道路上的1辆美军坦克就被炮弹击毁了。此时后方师部内的参谋们还不知道罗斯已经陷入困境,仍在不断呼叫师长,得知韦尔伯恩特遣队遭到德军伏击,师长的电台呼叫不通后,深感情况不妙的师参谋长约翰·史密斯上校立即向前赶,他担心跟随部队前进的师长罗斯会被德军的反击切断退路。

罗斯也意识到了自己处境危险,他设法回到吉普车上通过电台发出了最后一道命令:让A战斗群指挥官利安德·多恩上校派出援兵打开通道。薄暮中,不时有轻武器点射的声音打破寂静,远处炮火的弹痕剌破天际,犹如流星。从种种迹象来看,罗斯判断德军已经将其包围,坦克正逐渐从后方接近其所在地,他们唯一的希望就是驾车突围,与特遣队的其余人马会合。

借助曳光弹的弹道照明,罗斯等人驾车右转离开道路驶入田野中。开道的是师炮兵指挥官布朗上校的吉普车,罗斯的吉普车跟在后面,再往后是师作训科长韦斯利·斯韦特中校等人乘坐的装甲车,殿后的是骑着摩托车的传令兵。行军过程中,德军突然发射了照明弹,在惨白的光芒映照下,德军步兵看清了车队的侧影,雨点般的子弹倾泻而至,传令兵的摩托车被击中,他只好丢弃摩托爬上了装甲车。美军车队在弹雨中穿梭,不时躲避德军的炮火,当枪炮声短暂平息后,他们忽然发现自己已经闯到敌人战线深处。一种莫名的恐惧扼住了众人的喉头,每个人都知道他们可能会遭遇到什么,可现在谁也没有办法轻易找到德军防线上的空隙。

困境之中,这支美军小分队拐上一条东西方向的小路,没走多远就看到了1辆美军M26坦克的残骸,经过辨认,这辆坦克前方没有车辙,那它就应该处于车队的头车位置。这时候,罗斯等人迅速作出判断——头车被击毁后,车队的其他车辆肯定都向南撤退了,因为北方肯定有埋伏的德军。于是,罗斯让所有人沿着公路向南走,布朗坐在第一辆吉普车的副驾驶位置上引路,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xmyh.net/,帕德博恩当他们爬上一道缓坡后,布朗看见一辆巨大的坦克朝着他们开来,暮色中它的轮廓看上去和M26坦克差不多。

“那是我们的潘兴!”布朗兴奋地喊道。但当他的吉普与坦克错车时,布朗看到这辆坦克有两根排气管。“见鬼,这是只老虎(德军坦克),立刻离开公路。”他转身朝后面高声喊道。跟在后面的两辆车从他慌忙挥舞双手的神情中意识到情况很严重,驾驶员已经没有回头路可走了,立即一踩油门加速冲过。布朗上校的吉普驶过第一辆坦克后,发现后面至少还有3辆虎王坦克,驾驶员别无选择,只能硬着头皮把油门踩到底向前猛冲。布朗的吉普接连从3辆坦克身边驶过,当他驶过第四辆坦克时,吉普车的侧面与坦克的裙板相碰将其扯了下来。德军驾驶员终于意识到了什么,他把车体一扭,恰好把跟上来的罗斯的吉普车卡在了坦克和路边的大树之间动弹不得。

布朗回头观望师长的吉普车是否顺利冲出时,发现不远处又出现了另一辆德军坦克,他让驾驶员右转离开公路驶进田野,然后弃车隐蔽。他后来回忆说:“每个人都爬了出来向树林跑去,因为德国人发射了照明弹,坦克正在开火射击。”

罗斯的吉普车被坦克堵住了去路,3人刚跳下车还没来得及隐蔽,坦克炮塔上响起“嘭”的一声,装填手舱盖掀起,一个德国坦克兵露出了半截身子。也许这个德国人是战争末期被征召入伍未经充分训练的新兵,他显得很兴奋,同时又有些紧张。他用嘶哑的声音高喊着一串德语,手中的MP40冲锋枪枪口对准美国人比划着,显然要他们赶快投降。

罗斯、副官贝林杰和驾驶员肖恩斯站在虎王坦克边上,无奈地举起双手,此时再做抵抗是毫无意义的。炮塔上的德国兵反复喊着“Pistole”(德语:手枪),他的意思是让美国人把身上的手枪都交出来,这时肖恩斯听见罗斯回应道:“No versteh,No versteh! ”肖恩斯听不懂罗斯在说什么,估计师长在对德国兵说‘别开枪之类’的话。在德国兵的枪口下,肖恩斯和贝林杰少校用单手从腋下的枪套中取出手枪丢在地上,而罗斯的手枪在腰间的枪套中,他放下双手去解武装带。就在这时,肖恩斯听见德国坦克手尖叫了一声,他显然以为罗斯想拔枪偷袭,随后他手里的冲锋枪射出了一梭子子弹。

转眼之间,罗斯少将被子弹打得后退了几步,倒在了地上,就在德国兵调转枪口准备射杀贝林杰和肖恩斯的时候,两人迅速倒地躲进了坦克炮塔的死角,然后在黑暗中连滚带爬地窜入路边的沟渠之中,逃离了德军坦克手的视线。肖恩斯受了轻伤,但并不妨碍他逃命,他在天亮后遇到了参谋长史密斯派出的搜索队,贝林杰少校则在敌后躲藏了4天才被自己人救出。装甲车内的斯韦特中校等人被俘后在法灵博斯特尔的战俘营中待了大半个月,才被英国军队解放。

”。在集团军随后的调查取证过程中,布朗上校认为罗斯少将可能并不想真的投降,而是确实想用手枪干掉那个德国兵,可惜动作慢了一拍。布朗坚持认为:“罗斯将军一贯向我们灌输和美军中的惯例不同的想法:他绝不会让自己被俘的,至少要抓住任何机会逃跑或进行反抗。那是他对‘战士’这个词的理解,而且他也逐渐将这种思想灌输给他的部队。”作为解释,布朗举出了相应的数字:“当帕德博恩之战结束后,第3装甲师俘获了数以万计的德国人,而我们被俘的人数却很少,不足百人。”

布朗的说法更像是一种心理暗示,一个人要从枪套中拔出手枪与指着自己脑袋的冲锋枪对抗,获胜的概率实在是太低了,罗斯是一名优秀的将领,而不是超人。一种颇为简单的解释应该更接近真相,因为士兵在试图投降时遭到枪击的现象在战争中很常见:对方可能是由于紧张、困惑、疲劳或缺乏经验,因而下意识地扣动了扳机。

月1日下午17点,帕德博恩地区的枪炮声平息了。没过多久,盟军完成了对德军B集团军群的包围,布莱德雷将这个包围圈命名为“罗斯口袋”作为纪念。4月7日,B集团军群指挥官莫德尔元帅自杀,超过30万名德军向盟军投降,德军在西线最后的重兵集团消失了。一个月后,德国宣布无条件投降。

你的丈夫不仅是我们中最勇敢和最优秀的军官,而且是一位卓越的领导者,他擅长指挥最少的人马以最快的速度完成最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他总是身先士卒,亲临第一线指挥部队。不幸的是,在他的无数次史诗般的进军中,终于遭遇了死神。我希望你能够明白罗斯少将为我们立下的赫赫战功,了解他为国家服役的价值,这样也许能稍许宽慰你的心情。

为纪念罗斯,美军用他的名字命名了不少地方:在美国陆军装甲兵训练中心所在地诺克斯堡,命名了罗斯大道和罗斯大厅;在西柏林命名了一所美国驻军子弟学校;还把他在德国阵亡的那片森林命名为罗斯森林。1948年8月31日,艾森豪威尔将军在丹佛为罗斯纪念医院奠基,第3装甲师老兵协会为医院捐赠3万美元。而他阵亡时戴的钢盔,也被送到了巴顿将军博物馆永久陈列。

荐:发原创得奖金,“原创奖励计划”来了!有奖征文:快来留下你与北京的故事吧!

4.将“商户单号”填入下方输入框,点击“恢复VIP特权”,等待系统校验完成即可。

4.将“商家订单号”填入下方输入框,点击“恢复VIP特权”,等待系统校验完成即可。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